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寶山陳遠的博客

陈远的书画篆刻艺术及其生活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福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福建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七届委员会委员, 政协福建海云墨会会员, 民盟中央美术院理事, 民盟福建书画学会副会长, 福建省画院特聘画师。 著有《空海入唐行迹印谱》、《中国历代玺印精品博览·花押印》、《陈远书法作品初集》、《陈远书法作品选》、《陈远书画篆刻小集》、《宝山陈远》、《当代最具潜力书法家·陈远》、《福建省画院三十周年精品库·画院画家·陈远》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老陆:悠远的迴流  

2015-04-07 21:53:16|  分类: 宝山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陆,老友陆宜根也。实为师友间,其出版有散文集《麦风》,读过,一直就是我钦佩的作家,十分喜欢他的文字文风,想学又做不到,其个性源自他的科班功底和丰富的生活阅历,文字厚重有嚼头。闽东这地出作家,不少人写散文,各各情调不同,我独喜其朴素,文字的些些乡野怪味,就是那股俏皮的方言语感。
      最早知其名,印象中是在宣传系统的报道组,随后时常见面时已是公安战线的一名警察,刑警,警督,但骨子里还是文化人的那种坯格,带着清高和淡淡的酸腐气,尤痴传统的乡间文化,喜欢收藏,多收些鸡零狗碎的乡间物什,十分的芜杂。常在河边走,岂有不湿鞋,偶亦捡个漏,得个大便宜的。
      退休后,常穿街走巷,寻访藏家,走访乡里,收些喜好的自适的藏品,也还是有收获的,我从其发表的文字中常得此信息,亦常携些卷轴、印章、文玩来,让我养养眼,也帮助看看古文字、琢磨琢磨年代等等,各有获益,皆大欢喜,偶见其被人忽悠的淡淡尴尬,领受了文化人待物欲之过眼烟云身外之物的精神底气。收藏的生活经历、乡野的寻访过程、民间文化的濡染,嘿嘿,似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滋养、浸润,岂是些些民间孑遗物什的价值可以衡之,这就是文化人骨子里的聪慧,得此修为矣。
      老陆,是我对他的尊称,称呼平常,于我确饱含崇敬的,印象中他早些时发文字作品多用本姓本名,后来整组、别类发作品时,用了许多笔名,似觉顺手拈来,又觉有所寄寓,有些笔名亦觉诡异怪诞,他不言语我亦不便揣测,也不想在此透露都有那些笔名,保持些神秘色彩吧,维系文人的情趣。他的学问、行为、做人,依然是文化人的坯格。单说那“何博土”,就是我将于我私家博客中引出的这篇大作“悠远的迴流”的作者“何博土”。我解其意:何,姓氏,亦可作设问解;博土,粗心看“博士”也,知多识广,而如今,博士出笑话比比,其甚或不屑为伍;而细看非“士”是“土”,接地气也,亦高傲:下面长一点点,雄视一切。“何博土”作为陆宜根先生批评我的文章的笔名,我高兴!絮絮叨叨说了这许多,还是请各位看客看何博土与我的交情“悠远的迴流”。


悠远的迴流

 

作者:何博土 文章来源:三都澳侨报 更新时间:2015-3-4 9:59:05

  赏读字画我常常有一种畏难的情绪。近日面临陈远一组水墨山水,忽然感触一种似曾相识的境界。细看其笔墨可以想见其间上下求索的积累,层层叠叠沉潜于心中该是一种怎样的个性感觉和体验呢?
  我们看惯了他的金石和书法,他把它们带进了绘画之中。从严格意义上说,这不是在向前走,而是一种“回头走”。汉字从象形经过数千年的演变和改革,已经从与画同源的“具像”变得“抽象”理性了。林风眠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曾经慨叹:抽象主义艺术不是发生在“中国元明清六百年之中”,却是“结局在欧洲现代的艺术中”。由“景”及“境”,由“实”及“虚”,由“小象”至“大象”,他已经储备了相应的能量,不要说游刃有余,也是显得轻松快活了。然而,我们拜读起来,却是有如遭遇错别字一样的“不快活”。
  试看《海岛小景》,构图打横拉开,在视觉上给人一目了然一睹为快之感。而山树小屋,桥梁轻舟初看貌似山里的田园,纵深处又分明是藤翁的《浪淘沙·观东海》:“极目尽滔滔,鸥舞惊涛……”小景原来不小,平静中潜藏“澎湃心潮”。把一种诗一样的思辨品质拉到了极致。

【原创】老陆:悠远的迴流 - 宝山陈远 - 寶山陳遠的博客 

  藤翁是黄宾虹的得意门生,笔墨雄深豪放,苍润淋漓,我们在陈远的《释》《跋》《柯岩》《云锦》,以及《滋蘭》之中都可以找到他们一脉相承的潜影。霍童潘玉珂曾经是黄宾虹的女弟子,不少乡人至今还看不懂她的画。当年我拜访她时,她告诉一个外人不知的秘密:她的用笔不是兔毫,不是羊毫,也不是鼠须狼毫,而是“人毫”。是用她的侄女的头发自己制作的。这种笔黑如何在纸面、油伞之上运行,枯涩润滑只有她自己知道。据说当年“白宾虹”变成"“黑宾虹”之际,也不乏有人猜不透大师的笔意,以为是丑恶。一旦领悟“黑墨团中天地宽”,原来是一种厚重和沉重,一种命系薄纸后面的人生艰难。
  闽东的地位曾经被官场喻为一道“夹缝”。但是,这片界于温州、福州之间的崇山峻岭和广阔的海疆不知要用多少巨大的能量才能把它夹成一条缝啊?况且这里的山山有神,水水有神,连树都有树神,石头都有石神,鱼儿都有鱼神,不仅夹不住,千百年来不是被夹小,而是放大起来,以至达到一种超越本土的化境。我私下想,这种化境就是陈远在跋语中所追求的“虚灵”吧。他的闽东山水,试图在有意无意地传达一种神性的崇高的情怀,以及面对虚天命运的超越,有限对于无限的由衷崇敬。
  面对他的《晨窗》,久久凝视山峰绝顶的那个危亭,如果在闽东大地上搜寻一番,能够与之对应的应是蕉城西乡那座“香炉峰”了。从那个巨大的香炉里冒出的紫烟,不是香烟,随风飘起的片片层尘,也不是什么金箔银箔。炉子里自古焚烧的是上著汉字的废纸,和那些无用的残书破卷。多少年前,整个西乡或许整个蕉城的字纸都在这里集于一炉,化作缕缕青烟上达苍天:表示下界对汉字的敬重,并且敬重到如神的敬畏的境界。如此的山之美,如此的烟雾之美,出现在画家的笔下,应是一种偶然,还是必然呢?
  画有以笔墨取胜,也有以章法取胜,左光斗说:“以学养求其画者佳。”这就是以学养取胜。于是,我又对陈远产生一种期待,将来哪一天能够在他的画作中欣赏到他的诗作,即使是林容生那种诗意的散文也好。那就是一件很快活的事情了。  □ 何博土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